好技星 > 教育文章 > 教育文章 > 贵港戴氏教育收费|大邑驷马桥戴氏

大邑驷马桥戴氏

2021-10-14 02:16:10 chuicuo 504 0 0

成都高升桥戴氏如何

还不错的,可以选择的。我去年就是哪里不得,去的时候连三本线都没有上,补了几个月就可以冲b优线了

大邑的戴氏教育听说很好,在哪呢

戴氏教育现在有两个校区,东校区在青少年宫三楼(惠山宾馆斜对面),南校区在小南街妇幼儿童医院正对面。拥有一大批专业教师团队。是学生和家长选择的好地方。

听说戴氏全日制是成都最好的,我想去看看,大家有什么建议

去戴氏教育高升桥校区吧。2013届全日制生他们做得很好,已经顺利毕业。 地址 一环路南四段罗马假日广场嘉乐楼三楼

成都戴氏有那么多个校区,眼睛都看花了。

看你住哪里啊 你住哪里再根据地点选择啊 其实冲刺的话就选择戴氏高考中考学校啊 签约教学吧 还可以 一般都还是会进步的

成都驷马桥历史

解放路一段北端的沙河上横卧着一座小桥,它就是古今闻名的驷马桥。往北过桥是个三岔路口,直行便是驷马桥街,右拐则叫驷马桥路。无论街也好,路也罢,它们都用了“驷马”作为共同的“姓氏”。 驷马桥路连接的是成都铁路货运东站、二仙桥和成都理工大学;路旁有著名的水果批发市场,成都人吃的新鲜水果十有八九来自这里,几年前我还常骑起摩托车去打点批发,什么鸭梨、脐橙、葡萄、柚子等等,价格的确比一般市场上相因多了。而驷马桥街则是北上的通道,老川陕公路的起点,街头的重要标志是成渝铁路横架在公路上方,所以人们说这里是成都最早的立交桥,上世纪五十年代就形成了今天的基本格局。 而驷马桥本身则是沟通驷马桥街、驷马桥路和解放路的必经之地,从地理上说,它真是成都北大门川陕路上的要冲。 浪漫千古驷马桥 对我来说,从穿开裆裤的时候起就不断听人说北门外有个驷马桥,但它具体在哪里却不知道。有一次跟父亲走到玉带桥,我便问是不是驷马桥,父亲笑了:“瓜娃儿!驷马桥还在北门外,去磨盘山的路上。”可是磨盘山又在哪里?我仍然是一片茫然。 直到上了初中一年级,班主任带全班同学去磨盘山野炊,我这才终于有机会认识了驷马桥。出北门过了二环路,沿着灰尘遍地的解放路,从砂轮厂、链条厂、拖拉机厂、水泥厂等工厂的大门前走过,老师说这里就是驷马桥。“咹!这个就是驷马桥?”我大失所望。 脚下的这条河并不宽,桥是又窄又旧,与我小时候认识的万里桥、九眼桥相比差远了;不过远处公路上方的铁路桥使我们大开眼界,呼啸而过的列车与公路上的汽车交叉行驶是我从未见过的。班主任是一位熟悉历史的人,说起驷马桥的来龙去脉,他便滔滔不绝。从老师那里我

第一次听说了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故事。 后来读书、工作,又多次读到司马相如的故事,特别是阅读《史记·司马相如列传》,让我对两千多年前的这位成都才子和驷马桥的关系有了更清晰的了解。 驷马桥原名升仙桥,因桥下的河水名升仙水,即今日之沙河。《华阳国志》说:“城北十里有升仙桥,有送客桥,司马相如初入长安,题其门曰:‘不乘高车驷马,不过汝下’也。”于是后人便取司马相如题字之意,将此桥更名“驷马”。其实司马相如

第一次出川归来时并没有实现他的诺言,因他是蜀中大才子,汉赋风骚的一代文豪,又与卓文君有千古风流韵事,人们故意忽略了他曾经的困顿。 司马相如,字长卿,幼年好读书,且善舞剑。因仰慕蔺相如之为人而更名。司马迁对他这位本家颇为偏爱,用了很大的篇幅来给他立传,但对相如与卓文君的爱情婚姻却留下了耐人寻味的文字。据《史记》叙述,司马相如初到长安后,因汉景帝不好辞赋而受冷遇,仅赏了个武骑常侍之职。相如只好托病辞官,结识邹阳、枚乘、庄忌等文人并一同成了梁孝王的食客。但不久孝王死去,相如失去靠山,只好怏怏回到故里,哪敢奢求什么高车驷马? 临邛县令王吉乃相如好友,相如虽暂寄居其门下。可终究不是长计,于是二人合力上演了一出“双簧”。临邛富豪们不知司马相如有多大来头,纷纷想巴结。相如便由此获得了进入全国首富卓王孙府宴饮的机会。席间以一曲《凤求凰》挑动了卓氏之女文君的芳心。卓文君最终与风流倜傥的司马相如私奔而去。回到成都,文君才发现,相如除了一辆车以外,整个就是个“家居徒四壁立”的穷书生。为了生计,文君再次回到临邛开间小酒吧,演出了被传为千古美谈的“相如涤器文君当垆”的故事。家财巨万的卓王孙老脸终于挂不住了,在亲友的劝说下,只好给钱百万、仆僮百人以及大量的陪嫁衣被财物。 司马相如带着娇妻美女荣归故里,加之那篇《子虚赋》使皇帝龙颜大悦,竟然感叹:“朕独不得与此人同时哉!”相如终于再次应召进京。这回他的底气足了!果然几年后,司马相如被任命为中郎将,两次出使西南夷。回到成都岂止是高车驷马,而且是“令蜀太守郊迎,县令负弩矢先驱”,成都人都为之而有光,卓王孙更是置酒肉相迎,暗自庆幸当年没有把事情做绝。到唐代,岑参还专门写了《升仙桥》诗:“长桥题柱去,犹是未达时。及乘驷马车,却从桥上归。” 不过,升仙桥改名驷马桥应该是宋代的事了。北宋时期,成都知府京镗在府河上重修了一座桥,他以为那里就是司马相如当年题字的桥,便将重修的桥更名为驷马桥,还煞有介事地写了篇《驷马桥记》。京镗闹了个千古笑话,却也给成都留下了两座驷马桥的名称。 三十年前的堵车热 如今驷马桥宽阔整洁,治理后的沙河水清岸绿,曲径通幽,的确有几分浪漫的情怀。 然而几十年前的驷马桥却丝毫找不到这般体验,不仅道路狭窄,而且路旁的淤泥盖过脚背,雨天稍不留意就插进稀泥了,而晴天汽车一过,那就是尘遮灰罩。 驷马桥给我最难忘的记忆是堵车。三十多年前没有私家车,按理说不应该拥堵,可驷马桥是个例外,排队进出城的货车客车常常连成二三里路长。有一次我们去新都“学农”回来,车到将军碑就走不动了,听说是驷马桥遭堵起了。那个年代学生出行一般都是乘卡车,恰恰那天司机忘了装篷布,天公又故意捣乱似地下起了大雨,公路边根本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