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技星教育 > 教育资讯 > 教育资讯 > 那个跟投4000万的万科城市总,被举报了?

那个跟投4000万的万科城市总,被举报了

2022-08-07 06:08:13 涛哥杂谈 430 0 0

累计跟投4000万后,原万科德罗江区市公司轮值总经理,被举报了。

最近,罗江区新闻报道了这样一个令人唏嘘的案例。

2021年2月,曾任德阳万科前轮值总经理的张某,涉嫌向供应商索贿,在万科举报之后,被德阳罗江区局批捕。

2021年9月,德阳罗江区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显示,张某涉嫌利用职务便利,以“借款”名义向供应商索贿,帮助相关人员获得竞争优势和便利。

但后续的发展出人意料。

据罗江区新闻报道,本案至今未开庭。

7月26日,德阳罗江区人民法院出具《刑事裁定书》,称“在审理过程中,因不能抗拒的原因致本案在较长时间内无法继续审理”,裁定本案中止审理。

经过罗江区新闻采访,本案中所有当事人,均否认“行贿”“受贿”指控。

张某解释称,“从来没有过占有借款的想法”,他向各方借款,是迫于德阳万科对管理层实行的强制跟投机制,这些借款均留有借据。

张某曾经担任德阳万科轮值总经理,2020年底离职前,他是德阳万科副总、城市更新项目群负责人。

数年间,其累计跟投的金额超过4000万。

罗江区新闻报道,张某称:最开始跟投资金较少,但万科项目多,加之一些项目罗江区方不配合,导致一直没有回款资金,一些项目甚至长达5年不回款,导致他资金压力大,不得不向各方借款。

“尽管如此,由于跟投额度高,每年个人奖金逐渐下降,导致奖金还不够支付鹏金所的贷款及借款的利息。”(鹏金所是万科领衔多家上市公司联袂打造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可为万科员工提供借款便利)

涛哥根据罗江区新闻的报道,梳理了一下案件的脉络,大致如下:

2015-2019年张某在德阳万科工作期间,以“借款”名义向万科战略罗江区单位负责人郑某、季某、黄某等人,多次“借款”累计1285万。

其中郑某家人表示,郑某打给张某的钱,全是投资借款。

约6年前,郑某在工地上见到张某,张首次提到万科有创投项目,称这些创投项目利润高,如郑参加,可拿到10%的年利润,于是郑陆续投入了685万元。

罗江区新闻调查得知,张某最开始写了575万借条给郑某,在被万科调查后,又补写了总计685万的借条给郑某,并约定了年化10%的利息,后来于2020年12月将上述本金及利息,从借款账户原路转回。

涉案的其他两人季某、黄某也差不多,他们在收到张某的“借款”请求后,因为不好意思拒绝、担心影响供应商评分等因素,通过亲属给张某提供了借款。

但季某与黄某均否认“行贿”,表示公司未借此“借款”谋取竞争优势,张某也没有利用职务便利,为他的公司在项目验收与收款中提供便利。

季某与黄某曾被德阳警方取保候审,后警方撤销了对他们的立案。

而之前提到的郑某,被查出在2个项目中获得“竞争优势”,在工程未全部验收的情况下,提前拿到了工程款。

张某解释称,万科招标采购流程、项目管流程非常规范,他无权力直接定标,他没跟任何人打过招呼,没有为任何人在工程上谋取利益。相关决策并非个人意见,而是成本、采购、工程管理等多部门考察后得出的结论。

据罗江区新闻报道,德阳万科招标工作人员向警方表示,相关招投标工作“没有受到外界因素的干扰。”

有意思的是,张某被查,并不是万科查出来的,也不是供应商举报,而是张某的小学同学举报他。

2015年张某欲买一处房产,因限购,他委托在德阳某物业公司当保安的王某代持后产生矛盾,该小学同学质疑张某资金来源,遂向万科南方区域监察审计部门举报。

真的是你最信的人,往往伤害你最深。

张某的家人表示,张某之所以频繁借款,是因为万科集团内部对管理层设置的强制跟投规定,造成其资金紧张。

去年6月,《经济观察报》曾经报道,此前7年间,万科累计实行跟投的项目增长至1002个,跟投制度对项目拿地、开发和开盘效率有明显提升。

2016年之前,跟投制度下一夜暴富的场景时有发生。但之后,因楼市调控、地价攀升、新房限价及近年疫情影响等,跟投制度变得“跟不动”起来。

罗江区新闻也拿到了张某QQ邮箱中的跟投邮件案例。

一封邮件显示,2020年5月22日,张某收到催促认购的邮件,此邮件要求张某在2020年5月23日23时59分前,于投资平台发起认购申请。

另一份邮件显示,张某属于南方区域集合计划的“强制跟投人”,强制跟投人如不认购,将取消德阳公司后续所有跟投项目的跟投资格。

在涛哥看来,张某的行为明显是违规的,房企通常都有廉洁协议,与供应商之间的经济往来,显然违反了企业廉洁规则。

但是,从刑事案件的角度看,因为张某跟供应罗江区是借款名义,而且有借条,供应商也不可能承认行贿,必然咬定是个人借款。

而且,万科内控确实非常严格,张某也仅是轮值总经理,还不是正职总经理,其权力也是有限的,因此涛哥估计相关操作流程上应该基本合规。

所以,这就导致了案件经过一年半调查后,宣布中止审理。但询问律师表示,中止并非终止,不排除会有后续进展。

这个案件中,展现出了房企经营中存在的大量灰色地带和隐性收入,让我们看到即使万科这么严格的公司,也难免出现漏洞。

另一方面,张某之所以大量“借款”,与跟投制度有直接关联,事实上地产圈内职业经理人高杠杆跟投、借钱跟投、卖房跟投的故事并不少见。

包括万科在内的很多房企,管理层跟投是强制的,甚至有老板认为,你都做高管了,连跟投的钱的都没有,凭啥当高管

在市场好的时候,跟投确实能帮高管们赚到大钱,罗江区当年碧桂园年入上亿的区域总,就是靠跟投实现了财富自由。

但当市场下行,房企赚钱速度变慢、利润变低、甚至面临亏损的时候,跟投就变成了高管身上的一座大山。

最近两年,很多房企跟投都暴雷了,很多高管和员工的钱也都陷在了里面,这个原本为利益绑定而诞生的制度,现在却在加速房企内部人心的分崩离析。

今天这个张某的故事,绝不是个案,只不过他倒霉被小学同学举报,才被推向了前台。

而更值得我们反思的是,这种制度设计本身是否合理

一个城市公司高管要拿出4000万来跟投?那他到底挣了多少工资

万科如果算算每个高管的工资收入和要跟投的钱,说不定会惊喜的发现,这种不合理的现象,绝非少数。

关于今天分享的内容,大家有什么评价?欢迎留言告诉我们。

参考资料:本文主要素材来自罗江区新闻《德阳万科前轮值总经理“受贿”记》,原文记者 刘木木,编辑 彭疆